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国家AAAA景区,枫泾欢迎您!
热点新闻   更多>>
2011杭州休博会介绍
今日景区游客量再创新高
《小儿难养》剧组来枫取景拍...
枫泾小吃:在舌尖更在心尖
枫泾景区绽放浪漫樱花
旅游景点   更多>>
 
张慈中书籍装帧设计艺术馆位于枫泾镇南大街...
 
倒置屋,顾名思义,就是倒置的房子,不仅仅...
酒店推荐   更多>>
 
唔呶喔哩
荷风嬉鱼 水上...
中洪大院酒店
灶头屋里
 
当前位置:首页 >> 古镇历史 >> 三画一棋

枫泾的“三画一棋”

 

棋、画,作为一种历史文化,可谓源远流长。枫泾的历史天空,因棋画而更加璀璨;枫泾的文化长河,因棋画而分外绚烂。自宋代以来,枫泾出过李甲、张观、陈以诚、胡昺、项圣谟、柏古、沈映辉、黄鞠、陆应祥、俞明等一大批青史留名的画家,名人荟萃,丹青耀眼,传世之作,异彩纷呈。元末明初的张观,山水画笔力古劲,所作《山水卷》,今藏于故宫博物院;明末清初的项圣谟,山水、花卉、人物画具元人韵致、南宋风范,所绘《墨笔蔬果卷》、《兰竹扇》等多幅作品也为故宫博物院所收藏;清乾隆年间的沈映辉,山水清矫拔俗,乾隆皇帝曾在其所绘《西清古鉴》册上御笔题词“绘林荟美”;民国时期的俞明,人物画神态逼真,意境清雅,许多画作分别被北京万竹庐图书馆和上海博物馆所收藏。那绵延炳焕的名贵墨宝,玩索不尽,抽绎无穷。枫泾自古对弈成风,棋手云集,堪称围棋之乡。一代又一代的画家棋手,用艺术的笔触书写着文化,用艺术的魅力滋润着文化,用艺术的力量传承着文化,用艺术的精神弘扬着文化。在历史的延续和文化的传承中,枫泾在近现代逐步形成了以程十发的国画、丁聪的漫画、金山的农民画和顾水如的围棋为地域文化特色的“三画一棋”。“三画一棋”集于一镇,成为一种罕见的、独特的文化现象。

[ 丁聪漫画 ]

丁聪,笔名小丁,1916年出生,是我国当代最负盛名的漫画家之一。丁聪出生在一个漫画世家,父亲丁悚,字慕琴,18919月出生于枫泾南镇,是解放前上海有名的漫画家,以讽刺社会现象的政治性漫画著名。刘海粟在创办上海美专时,丁悚是该校第一任教务长。之后,丁悚与其他漫画家在法租界恒庆里31号共同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漫画协会——漫画会。丁悚的代表作有《六月里的上海人民》、《双十节》及《虫伤鼠咬》等。

古人云:“非人磨墨墨磨人。”丁聪自幼受其父熏陶,生就一副傲骨,学得一手好画。他在继承父亲的漫画风格的基础上,广收博取,着意创新,拓宽艺术的河流,张扬艺术的魅力,创造艺术的个性,以娴熟的技法、精巧的构思、灵动的笔墨,创作出一幅幅画风辛辣、仪态万千的佳品力作。

丁聪“薄富贵而厚于书,轻死生而重于画”,是个思想进步的爱国主义者。读中学时他就开始发表漫画作品,抗日战争前,创作有关电影题材的漫画,并任大型画报《良友》编辑。抗战开始后,为《救亡漫画》杂志作画;在香港编辑《良友》、《大地》、《今日中国》等画报;参加在重庆展出的香港漫画联展,在成都举办个人画展,在昆明画抗日传单画,积极进行抗日宣传。抗战胜利后,丁聪回上海,为《周报》、《文萃》、《群众》、《民主》等进步报刊画讽刺漫画。“所贵于画者,为其似也”,丁聪以神出鬼没之笔,变幻无穷之墨,生动、形象而又无情地讽刺、鞭挞了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和腐朽没落,处处折射出他的正义和良知。

1949年解放后,丁聪被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任《人民画报》副总编辑。1952年出版了《丁聪漫画选》,其作品保持了熔思想性和艺术性于一炉的风格。丁聪深入火热的生活,以澎湃的激情,思接千载、神游万里,创作出一批热情歌颂党、歌颂社会主义、歌颂劳动人民的活枝鲜叶的“故事”。

丁聪在中国文化艺术界结交广泛,与许多知名人士都有深厚的友情。他为鲁迅、老舍、叶圣陶、沈从文、许地山等名家作品绘过插图。粉碎“四人帮”后,他创作了《彷徨》、《呐喊》、《故事新编》等鲁迅小说插图33幅,著名作家唐评其画为“构图奇妙,情致深远”,茅盾也欣然题签《鲁迅小说插图》封面,1978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此外还在《人民日报》发表《单口相声传统作品选》插图和为老舍长篇小说《四世同堂》、《骆驼祥子》画的插图等。其中《骆驼祥子》插图8幅,获得1979年全国书籍装帧艺术展荣誉奖。丁聪的小说插图,构思设计别具匠意,人物造型细致逼真,趣味盎然仪态万千,意深旨远耐人寻味。19806月,茅盾和丁聪重逢之时,情不自禁地挥笔写下了一首《五绝》:“不见小丁久,相逢倍相亲。童颜犹如昔,奋笔闻猛人”,可见两人友情之深。

“人道恶盈而好谦”,丁聪尊崇古训,为人谦和。他现任全国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却始终以“小丁”自称。据他介绍,其中有两层意思:其一,在父亲面前,他永远是小丁;其二,“丁”的中文别解是“人”的意思,“小丁”即“小人物”。事实正是如此,丁聪尽管是个大画家,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小人物”,以小人物的心态对待自己,以小人物的视角观察社会,因而他的笔下常流露出真诚朴素的百姓情怀。

“乔木展旧国之思,行云有故山之恋”,丁聪对故乡枫泾可说是一往情深。如今,年已九十的他仍关心着家乡绘画人才的培养,关心着枫泾小学“丁聪漫画艺术班”小学员的健康成长。2002年,他应吉林电视台之邀拍摄专题片《回家》而“回家”,看到枫泾的巨变,心中十分高兴。他欣然同意,在家乡陈列展出他的漫画作品。于是,在一年之后,座落在枫泾北大街421号的《丁聪漫画陈列馆》建成并开放迎客。陈列馆展出的丁聪的100多幅作品成为彪炳当代、泽被后世的精神宝藏。

 [ 程十发国画 ]

走过镇上北丰桥,信步东向,就是枫泾古老的太平坊(今和平街)。在和平街151号,有一座三埭两天井后带花园的宅院。宅院静谧恬然,翰墨溢香。这里,就是国画大师程十发的祖居,程十发早期生活过的地方。

程十发,1921年出生于一个行医世家。程家原籍皖南,太平天国后期,避乱到枫泾定居。程十发的曾祖父、祖父、父亲均精通医道,悬壶救世,留下美名。程十发祖父子美公擅长书画,受祖父影响,耳濡目染的程十发对画画产生了浓厚兴趣。程十发聪敏好学,极具智慧的灵性和悟性,早年在上海美专国画系求学时就已显现出非凡的才华,老画师王个簃有诗《题程生潼十发画》:“程生不犹人,胸次极廖廓。抚古有会心,笔墨无拘束。萧疏木一柯,崱屴山一角。策杖入空濛,俯仰何所作。曲高和者谁?纷纷念流俗。”1942年,美专毕业不久的程十发在上海大新公司首次举办个人画展,在沪上崭露头角。

程十发有着矢志艺术的坚韧信念和追求个性的创新勇气。他擅山水、人物、花鸟。山水兼学南、北宗名家,人物、花鸟探求梁楷、牧溪的减笔画、陈洪绶的造型和线条、任伯年的布局和笔墨技巧。古今并蓄,杂学旁搜,融入他自己的艺术血脉,力求变法,追求创新,形成风采焕然、气韵淋漓、笔墨清新、深厚空濛的国画艺术风范。

解放后,程十发先在上海人民出版社任创作员,1956年参加上海画院筹备工作,担任一级画师。此后,程十发才气横溢,妙笔生辉,其画作不断获奖。他创作的国画《歌唱祖国春天》,笔底畅神、意境空灵、绚丽浓烈、热情奔放,荣获首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儒林外史》插图荣获华东地区书籍装帧一等奖,同时获德国莱比锡国际书籍装帧银奖;连环画《孔乙己》、《画皮》获首届全国连环画绘画二等奖。此后,他出版有《程十发近作选》、《程十发画辑》、《程十发花鸟集》、《程十发花鸟册》等。1980年,西泠印社出版了包括《山水湖石》、《翎毛花卉》等作品在内的《程十发书画》共9册。“始知丹青笔,能夺造化功。”程十发的山水画浑厚苍茫,意境深远;花鸟画淳雅娟秀,画风清新;人物画形神兼备,栩栩如生,达到了“咫尺之图,写百千里之景。东西南北,宛尔目前;春夏秋冬,生于笔下”的境界,从而成为国内画坛知名的国画大师,并被美术界誉为“茹古涵今,独辟蹊径”的艺术大师。程十发的国画,在国际上也享有盛名。19849月,中共报刊代表团赴巴黎,祝贺法国共产党《人道报》节,选择程十发国画为礼品。1995129日,举行程十发《钟馗仙鹿呈祥图》和《花卉册》有限复印珍藏品首发式,采用特种印刷技术,各复制100份,均由程十发签名钤印。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派代表专程来沪祝贺,并接受一幅珍藏。

程十发画如其人,他真诚质朴,心境明澈,和谐安详,热情奔放。他热爱故乡,有着深厚的故乡情怀。20025月,一本集中了上世纪70年代程十发、刘旦宅、汪观清、韩和平、郑家声等画家在枫泾留下的100幅精美画作的大型画集《丹青蕴情》出版了。程十发在该书中写道:

“枫泾是江苏省和浙江省连系的一个小镇,可以证明两个‘母亲’共同喜欢这个孩子。”

“一个小镇跨越吴越两地,一定有它的特点,所以使人流连而神往。”

“我的老家在枫泾,无形中育我成长的正是吴越文化。”

程十发深深地热爱着家乡,也时刻关心着家乡年轻一代的成长。19768月,程十发曾来到枫泾,在镇文化站为美术爱好者示范作画。197711月,程十发在枫泾体验生活并创作连环画《马头琴的传说》期间,热情带教故乡的一批青年美术爱好者,并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次,一位青年大胆问:“程先生,我们学得好画画吗?”程十发意味深长地说:“聪明人,一学就会,一学就放,学不好画画;只有不聪明,但坚持画下去的,才学得好。”程十发的话,鼓励了当地美术爱好者,其中不少人后来在绘画创作上颇有建树。2004年,枫泾中学成立程十发国画艺术班,程十发为该班20多名学生赠送了大量画笔、宣纸等,并多次到校给予指导,为家乡绘画人才的培养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 金山农民画 ]
 

金山特色文化“三枝花”——故事、影视文学和农民画。金山农民画是一朵植根于乡土,绽放于民间的艺术之花,是在绵延千百年的金山民间艺术的文化积淀中逐步形成的富有地方特色的新画种,她以生动夸张的形象、明快热烈的色彩、古老质朴的意韵、粗犷洒脱的画面而蜚声海内外。1988年,国家文化部命名金山县为首批“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

古镇枫泾是金山农民画的发源地,而枫泾中洪村堪为金山农民画这条艺术河流的源头。

枫泾是典型的江南水乡,民间艺术丰富多彩,为金山农民画的产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早在1963年,中洪村(当时为枫围公社胜利大队)陈富林等一批农民受民间传统造型艺术的启发,把民间印染、刺绣、剪纸、木雕、灶壁画等古老艺术巧妙地运用到绘画中,以自然与艺术的融合,创作出了《踏水车》、《乘凉晚会》等一幅幅散发着泥土芬芳的农民画。1965年,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开展讲村史、家史活动,陈富林、龚明华画了一套(共46幅)村史、家史组画,画出了新旧社会两重天,颇受群众喜爱,并引起了县文化部门的关注。此后,县文化馆多次在该村举办美术学习班,进行辅导,使农民美术爱好者在绘画技巧方面很快得到提高。

艺术是人创造的,而历史机遇的恩赐,则加速了艺术创造的进程。1974年,程十发、韩和平、陈家声、汪观清等到枫泾农村体验生活,在这些上海名画家和县文化馆美术指导老师吴彤章的悉心指导下,一批农民画作者从速写、素描入手,钻研画技,绘画技巧渐入佳境,绘画创作产生了质的飞跃。他们以“川不让盈,山不辞尘”的好学精神和“文不按古,匠心独妙”的创新勇气,以田野为纸,以水为墨,经过情感的抒发和心智的过滤,在笔歌墨舞中表现周围生动的世界,真实地、淋漓尽致地描绘那种小桥玲珑、轻舟荡漾、农舍星罗、牛羊成群的色彩斑斓的田园风光,创作出《采药姑娘》、《公社鱼塘》、《斗牛》、《满月》等一幅幅时代气息鲜明、民族特色浓郁的佳画力作。

古诗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金山农民画以朴实厚重的生动,不施粉黛的自然,形成了中国民间绘画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而正是这种独特的艺术风格,引来了一双双识珠的慧眼。19779月,英籍华裔女作家韩素英来华,专程到中洪村考察,她预言:“金山农民画有着江南民间艺术的独特风味,也适合西方人返朴归真的审美情趣,如出国展览,定能成功。”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沈柔坚和著名漫画家华君武也来到枫泾考察,对农民画给予充分肯定和大力推荐。19804月,由中国美术馆、上海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上海金山农民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国家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的领导和专家、各国驻华使节参观了画展,京城为之轰动。枫泾农民画家曹秀文的作品《采药姑娘》作为画展海报,高高张贴在美术馆,随即“亮相”于各大媒体。金山农民画被誉为“代表着新时代的艺术珍品”、“中国最优秀的民间艺术”。

从此,金山农民画跨出国门,走向世界,先后在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展出。在农民画这朵艺苑奇葩傲然绽放的同时,一大批优秀作者脱颖而出,仅枫泾中洪村,就涌现出了陈富林、曹秀文、朱素珍、陈芙蓉、陈卫雄、李金华、龚彩娟等许多优秀农民画家。

陈富林无疑是枫泾农民画作者中的领头羊。陈富林出生于中洪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上自耄耋之年的母亲,下至年仅10多岁的孙儿,四代人同画农民画,40年间先后创作农民画700多幅,其中500多幅作品先后在美国、法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展出,50多幅作品获得各类奖项,是国内绝无仅有的农民画世家。值得一提的是陈富林近期创作的巨幅农民画《安居乐业图》,该画卷长达25米,绘有各种人物1646人,各式桥梁15座,舟楫98条,涉及行业40余种,真实、细腻地描绘了水乡的风土人情和农村的火热生活。对这幅“人间万象入笔端”的画卷,观者无不啧啧称奇,有人称之为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如今,在富林农民画世家展厅里,展出了陈富林一家四代九人40年来的优秀作品100多幅。人们在展厅里“细品慢嚼”,品味出的是作者的精神向往和心灵寄托,感悟到的是作品的民族风格和隽永意味。

中洪村作为金山农民画的发源地,20062月,被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命名为“中国特色村”。为了向世人展示金山农民画的风采,开发枫泾文化旅游资源,枫泾镇人民政府在中洪村建起了金山农民画村生态休闲园。该座休闲园以“以农为本,以画为魂”为主要特色,总规划面积5.88平方公里,分“丹青人家”、“枫泾人家”、“水上人家”、“稻香人家”和“菜园人家”五大景区。已建成的“丹青人家”占地100亩,是农民画村的核心、生态休闲园的灵魂,集旅游、购画、观光、休闲、餐饮于一体。2006428日,金山农民画村生态休闲园正式对外开放,并成为市旅游委列入的“上海市乡村游十条精品线”之一。

[ 顾水如围棋 ]

“棋,在中国人看来,是与琴、书、画并称的高雅之物”。枫泾,是个具有围棋传统的古镇。早在古代,枫泾镇上已对弈成风,手谈盛行。相传晚清两大围棋国手陈子仙、周小松曾应邀来枫传授棋艺,吸引了不少四方棋手。弈风之盛,由此可见。而为枫泾真正赢得“棋镇”称誉的,是因为这里走出了一位弈林高手——“一代围棋国手”顾水如。

在枫泾古老的来源桥和宝源桥之间的西下塘(今友好街228号),有一座院内有院,院中套院的民宅。建筑虽已年深日久,显得“苍老”陈旧,却仍散发着书香门弟的浓郁气息。189233日,顾水如就诞生在这座“庭院深深深几许”的老宅里。

顾水如,小名继龙,出生于一个“围棋世家”。其父顾小石爱好围棋,其母和四位兄长也与围棋有“染”,尤以四哥渊如棋艺最精。顾水如自幼受到家庭熏陶,九岁便开始弈棋,父子兄弟之间每天总要摆开棋盘,纵横厮杀。顾水如天资聪颖,刻苦钻研,又受到父兄长期点拨,棋艺突飞猛进,到他十二、三岁时,镇上已无敌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胸怀大志的顾水如,并不满足和止步于“枫泾第一”的光环之中,成为国手,才是他的人生追求。于是,梦想和激情就成为他奋斗的动力。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顾水如到上海,向围棋高手学习棋艺。他常去广东路“文明雅集”等茶楼弈棋,结识了高志白、王彦青、范楚卿、吴祥麟、伊耀卿等围棋名家,棋艺大进,不久就能与棋界前辈分庭抗礼。他的棋艺得到《时报》创办人狄葆贤的赏识,宣统元年(1909年)被聘为《时报》围棋专栏编辑。次年,以高部道平为代表的日本职业棋手访华,较量之下,中国棋手竟不堪一击。此事深深地刺痛了顾水如的民族自尊心,他以此引为是我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从此,他以不屈不挠的执着,遇挫弥强的勇气和永不言败的坚韧,钻研日本棋法,决心振兴中国围棋。他甚至在帐顶上画了棋盘,每逢与人对弈,晚上必躺在床上认真复盘,悉心研究,显示出“卧薪尝胆”的雄心壮志和知耻后勇的博弈精神。顾水如学习日本棋法,并非一味照搬,而是在借鉴和吸收中创新,熔中日棋理于一炉,棋艺益发精进。时人围棋名手陶审安说:“时,他人棋路尚沿旧习,独顾君研究日谱,开风气之先。”后来日本名手濑越宪作亦称“当时中国变日本派围棋者,顾先生可谓第一人。”当时上海的围棋活动中心在“张公馆”,主人张澹如是国民党元老张静江之弟,爱好围棋,又富资财,家中宾客满座,棋手云集。顾水如自然是“张公馆”的常客,他的棋艺受到张澹如的赏识,棋友们称他的棋“看似持重,常有不测之子;打劫变化,并有鬼神之机。”

1914年,顾水如前往北京以棋会友,因一举击败当时全国第一高手汪云峰等棋界名流而名声大振,并受到北洋军阀段祺瑞的器重。段酷爱围棋,长期留他在段府弈棋。在段府期间,顾水如与各路名手切磋技艺,并和日本名手高部道平下了百余局棋,获益匪浅。不久,他在段府  连败雷二、雷四、傅桐等北京好手,段祺瑞当众称赞其为“弈林不可多得的天才。”1916年,在段的举荐并资助下,顾水如东渡日本,成为我国出国专攻围棋的第一人。在日本学习两年余,顾水如棋艺又有长足进步,达到了“刚柔兼施,制胜出奇,纵横自如,相率为惊”的境界。191910月,顾水如迎战访华的日本棋界领袖人物本因坊秀哉九段,创被让三子获胜的纪录。秀哉亲授顾水如为“四段”棋手,并被日本棋界称为“支那(中国)第一棋士”。

1926年,顾水如迁居天津。此时,上海先后涌现王子晏、刘棣怀等高手,因而先后有“南王北顾”、“南刘北顾”之称。1933年,顾水如定居上海吕班路(今重庆南路)渔阳里,在寓所创办“上海弈社”,使上海很快成为全国围棋活动的中心,其一代围棋国手的声望也越来越高。

常言道:“弈虽小术,亦可以观人。”顾水如有着坚守民族气节的爱国情怀和“与其和人争权夺利,还不如在棋盘上多占几个官”的做人准则。1941年,日军进入上海租界。当时,日伪派人与顾水如联系,请他出去接待日本棋手,并每月给他一笔可观的津贴。顾水如以“严重贫血,不能外出”为由,拒绝了日伪的要求。

顾水如是个把生命和棋贴在一起的人,他为发展中国围棋事业,培养围棋人才,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上海解放后,顾水如常和陈毅市长对弈,两人由此成为棋坛的莫逆之交。后来,顾水如出任首届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在陈毅市长的鼓励下,他积极为《新民晚报》的棋类周刊撰稿,经常去襄阳公园下指导棋,1962年出任上海市围棋学校校长,为培育围棋新人作贡献。顾水如一生带教过许多棋手,其中亲授的弟子有两人:一位是1922年在北京发现的9岁棋童,后来成为日本棋坛顶尖人物的吴清源;一位是1952年在上海襄阳公园发现的7岁孩童陈祖德,在他的精心点拨和培养下,陈祖德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围棋九段,曾长期担任中国棋院院长。

“文革”期间,顾水如迁居松江,他虽身处逆境,仍不忘围棋人才的培养,常拖着有病之躯到茶室下指导棋。1971619日,80岁的顾水如终于下完了人生道路上的最后一步棋,病逝于松江寓所。1989年,顾水如骨灰移葬到了家乡枫泾公墓,次年中国棋院和枫泾镇人民政府共同为他修缮墓地,并建造了纪念碑。陈祖德以弟子名义亲撰了“先生之棋艺,缜密精尚;先生之人品,风高节亮;先生之情致,淡泊悠扬;先生之精神,弥久愈光”的纪念碑文,并在碑额上题写了“一代围棋国手”, 以表达对顾水如先生棋艺人品的景仰。